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术比较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12:33:3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术比较好,海南根治白癜风,民乐白癜风医院,生殖器患白癜风,洪洞白癜风医院,海晏白癜风医院,滨州市华海白癜风医院

  “我承认都是杠杆惹的祸,同业的负债来得太快太诱惑,才会在刹那之间,只想用它,不断冲规模” (请和我一起用“月亮惹的祸”唱出来吧)

  对于银行业来说,这几乎是历史上少有的,负债端成本过高倒逼着资产端重新定价的日子。银行业存款总额没有降,却用破5%的理财收益打响年中揽储战;同业存单利率飙高 ,但净融资额创历史新低;企业开始“弃债投贷”等略显诡异的现象,眼下正交错上演。

  有资深银行资产管理和金融市场人士表示,一切根源都在于:跨季节点、MPA考核、一系列去杠杆监管文件显效的因素相叠加,收缩信用扩张的速度。

  “资金太紧了,杠杆一下全部卸下,之前买的债根本卖不掉,变不了现。那怎么办?要不就高成本再去融同业负债,要不就高成本从存款端下手。怎么样负债成本都是走高的,利差在收窄。这是一段不太好过的日子。”上述银行人士直言。

  但他们也认可这是卸杠杆的必由之路,毕竟目前对资产的监管已经很穿透了,不穿透的是负债,挤泡沫的过程能迫使银行重新审视自己的资产负债表。

  一、银行业存款总额没降,却用超5%的理财收益打响年中揽储战

  银行的揽储现场,目前已经变成了这样:

  农行的一款“金钥匙-如意”90天期浮动收益理财,最高预期年化收益高到了5.7%; 建行的一款一年期“乾元-善盈”,预期年化收益高到了5.6%。大行吆喝得太起劲,股份行也不甘示弱,光大银行的一款138天期新客理财年化收益到了5%;浦发的一款人保客户专属的浮动收益理财,仅35天期预期收益就取到了5.3%!

  非银机构机构也在抢资金。其实余额宝的七日年化4.077%并不算高,其他货币基金更不甘示弱,甚至已有货币基金祭出了七日年化5.44%的高位。

  为什么?银行很缺存款吗?

  数据告诉我们并没有。央行公布的其他存款性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,今年前4个月,单位及个人存款增量为41125.95亿;去年同期,单位及个人的存款增量为37021.57亿。也就是说,今年的新增存款比去年的新增存款多了4104.38亿。而从增幅上来看,今年增幅3.10%,去年同期是3.17%,前年同期是2.87%,同样不足以说明银行业总体存款大幅走降。

  另外一种说法是银行在二季度末“冲时点”以满足监管对存款的硬性要求。其实这点也不太能站住脚,因为监管绝不是吃素的——银监会早就发布了加强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的要求,明确指出银行月末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%,这个规定就是为了约束银行月末季末存款“冲时点”的行为,促使银行日常加强存款稳定性管理。

  那真正的诱因可能是什么?同样分析资产负债表可得,今年走降的是同业负债。在央行公布的其他存款性公司资产负债表中,同业负债主要包括两项:对其他存款性公司负债以及对其他金融性公司负债。今年前4个月,同业负债减少17498.9亿,去年同期同业负债减少9973.24亿。今年的同业负债比去年多减少了大约1万亿。从增幅上看,今年前4个月同业负债的增速是-5.79%,去年同期的增速为-3.47%,今年的降幅明显高于去年。

  目前央行尚未公布5月份该科目情况,银行的二季报也尚未出炉,但是多位银行业人士向记者分析,央行二季度MPA考核、“三三四”专项检查等金融去杠杆等效应叠加,同业负债几乎“只能降不能升”。当同业负债这条渠道被堵得“此路不通”,或者说,即使通但银行间资金成本大幅攀升,那么银行就只能转回到更基础、也更安全的负债渠道零售存款以及零售理财。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,银行的揽储大战提前打响。

  “其实我认为揽储并不是所谓‘钱荒’所致,而是银行在面对利率上行的情况,正常对资产负债进行的调整。期限错配给银行带来了很多利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,现在银行通过拉长负债期限、缩短贷款期限、加快重新定价来调整自己的资产负债结构。此前那些比较激进地以高成本来发行存单以撑大同业负债的银行,会受到更多影响,因此也会加码零售端负债获取。”社科院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向记者表示。

  二、同业存单利率飙高,但净融资额创历史新低

  用“价市倒挂,有价无市”来形容目前的同存市场,再应景不过。

  数据显示,目前全市场3月期同业存单发行利率为5.04%,不到两个月上行了100bp左右;同时,半年期存单也上升了100bp到5.06%。1月期存单同样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从4.1%升到了5.09%。

  发行价不断攀升的过程中,同存的发行量不升反降。4月同存发行量1.29万亿,环比下降7100亿元;5月同存发行1.23万亿,继续降600亿。尤其是,5月的净融资额为-3303.7亿,创出历史新低。

  利率陡然拔高、需求却骤然减少的这两个月,恰好是MPA显效、监管“三三四”专项组分批次进场调查的两个月。也就是说,“去杠杆”的整体基调,已经倒逼着市场推高同业负债定价,调整负债结构。

  “大家都不愿意出跨季的钱,因为都要安度六月末。这个时候拆出资金,必然要追加一个风险成本,所以同存的利率飙高。”曾刚说。

  “需求只能通过发行量和利率的变化来倒推,目前的情况基本就是需求偏弱了。为什么?一方面是购买同存会导致流动性覆盖率指标的下降,不利于考核;另一方面在于金融监管检查。”华创证券债券分析师吉灵浩说。

  三、同业理财价格畸高,供需却开始调头下降

  有价无市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同业理财上。

  来自DM金融平台的这三张图直观可见,目前1月期、3月期和6月期非保本理财的指导价已经站上了近三个月以来的最高点。

  DM金融平台的监测数据进一步显示,从五月最后一周开始,同业理财价格环比上涨明显,2-3月期理财价格上涨超过50bp,其中千亿规模以上城商行发行的两月期限理财均价更是从4.3%飙至5.3%。1年期保本理财预期收益率已迈过5.0%关口,非保理财报价稳占5.5%-5.6%高位区间。

  “二季度考核减少了4%资本充足率的缓冲容忍,银行面临的流动性压力要大于一季度末,负债端成本高企,直接传导至资产端的预期收益。”DM金融平台的分析师告诉记者,同时他还预测,6月同业理财价格仍将继续维持高位,随着跨季特殊时点的临近,1年期理财最高报价有可能破6%。

  但一个最为关键的转折是:同业理财的供需在年内首次刹车甚至掉头。DM金融平台的分析师称,同业理财的发行与投资机构数量,已经从五月最后一周开始减少。

  “现在对资产的监管已经很穿透了,不够穿透的是负债。某些股份行和城商行,要是真把表外理财的水分挤一挤的话,20%、30%我估计全是同业理财撑起来的。这个杠杆是一定卸掉的,结构一定要调回来。今年以来我们理财规模保持稳定, 不能拿规模换健康。”一位资深银行金融市场高管直言。

  “要么处置资产保持流动性,要么被动提高理财产品定价吸收流动性。当这种行为(扩大同业理财规模)成为多家银行的共同选择时,会进一步加剧市场波动。同业理财占比高,自然容易在市场出现波动时引发流动性风险。我个人认为靠大量同业理财冲规模不可取,监管机构应对各行同业理财占比做出适当的限制”,一名上市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如此呼吁。

  四、发债比贷款还贵,5月信用债净融资额走出历史新低

  自去年底以来,信用债的发行利率就水涨船高。目前,已有部分公司的发债成本相继突破8%,甚至9%。

  就平均水平而言,一些期限的发债成本已经超过贷款。比如AAA评级的5年期中票利率已达5.8%,超同期限银行贷款利率90bp,而这在今年之前鲜少见到。

  陡然上行的成本逼迫得部分企业开始放弃发债融资这一途径。Wind数据显示,5月份有76只债券取消发行,涉及金额共694.10亿元;另外更重要的是,5月份信用债的净融资额为-2926.66亿元,创历史新低。

 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向记者表示,“发债成本上升导致部分企业将融资渠道转向贷款,在这种情况下,一方面银行的议价能力会增强,贷款利率实际上会上升;另一方面,由于银行的信贷额度有限,部分企业可能贷不到款,这可能会不良影响传导至实体经济。”

  央行发布的社融数据也证明了企业目前正在“弃债投贷”:自去年底以来,新增贷款融资额与企业债券融资额之差已经连续5个月超过万亿元,3月份贷款额比发债额多1.23万亿,4月份贷款额比发债额多1.04万亿。

  “去杠杆的过程中,必然伴随着利率的抬高,但现在出现了超调行为。现在的发债利率显然高于长期可持续水平,也高于企业回报率,中长期来看,企业的发债利率应该要回落。而另一方面,从资金成本和银行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说,银行未来也有可能会调高贷款利率。 ”曾刚说。

  五、货币政策中性偏紧,货币乘数却创出新高

  央行公布的4月份金融数据显示,货币乘数当时高到了5.33,创出历史新高。一般来说,在货币宽松条件下,货币乘数会高一些;在货币收紧的条件下,货币乘数会相应的下降。目前的货币政策是中性偏紧,那么货币乘数为什么还创出了新高?

  所谓货币乘数,就是央行的1块钱能派生出多少钱。比如说货币乘数是5,那么央行发行1块钱,最终会在市场上形成5块钱的广义货币( M2).

  根据兴业证券的研报,宽松的货币政策往往会引起货币乘数上升,反之下降。从数据上看,2015-2016年7月“稳健偏松”型货币政策确实推升了货币乘数,2016年8月开启“金融去杠杆”后,货币乘数也从8月的5.30下降到2016年底的5.02.

  那目前的货币乘数为何与之前的经验相违背?4月份广义货币余额(M2)159.63万亿,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余额29.95万亿,根据货币乘数等于广义货币除以基础货币的公式,得出货币乘数5.33.

  去年12月,M2为155.01万亿,基础货币余额30.9万亿,货币乘数5.02。与去年12月相比,4月份M2上升了4.62万亿,但基础货币余额下降了0.95万亿。也就是说,分子变大的同时,分母缩小了,于是比值又增大了。

  这其实就是一道数学题。

  中银国际宏观分析师朱启兵指出,4 月份货币乘数应该已经接近极限水平,信用扩张有继续放缓的压力。目前不管是从流动性缺口来看,还是考虑债务压力方面,货币政策的空间和投放流动性的中期压力逐渐上升,尽管暂时尚未有明确信号出现,但政策拐点已逐步临近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泰和白癜风医院